VLOG:

视频博客(video weblog 或 video blog,简称 vlog),源于“blog”的变体,意思是“视频博客”,也称为“视频网络日志”,也是博客的一类,Vlog作者以影像代替文字或相片,写其个人网志,上载与网友分享。视频博客video weblog 或 video blog,简称 vlog),源于“blog”的变体,意思是“视频博客”,也称为“视频网络日志”,也是博客的一类,Vlog作者以影像代替文字或相片,写其个人网志,上载与网友分享。

2018年初我就写了一篇文章,《“抖音”是普通人致富的唯一出路》。真的不是出于标题党来写这篇文章,公众号以及其他自媒体平台的动辄3000字以上的文字是很多人永远无法迈过的门槛。而抖音和快手由于短视频的门槛低,同时1min视频所承载的信息量远大于3000字的文章所承载的内容甚至还更生动!

但是整个2018年我对于抖音都是浅尝而止,零零散散发了几段关于自己宠物狗乐乐的视频,尤其是核心业务“小区乐”在快速推进的时候,让我基本上没有精力关注任何社交平台的信息,甚至有一段时间登录钉钉的频次远高于登录微信的频次。

但是最近我有点坐不住了,首先从做公众号的朋友那里了解到,公众号的打开率已经远低于16、17年,同时本地公众号的广告收益已经被个体的本地抖音po主瓜分了很大一部分。这个账目其实很好算(抖音vs公众号):

拿一个本地连锁餐饮老板的投放需求计算:连锁品牌一般一个月会在本地自媒体上投放一次,一次大概在20000元左右,而一个本地头部营销公众号价格基本上就在8000-20000了,而20000元基本上可以把本地小的抖音主播投放一遍了,再加上抖音和公众号的流量分配逻辑不一样,抖音甚至更容易产生爆发性话题。

其次在我亲眼在杭州见证了抖音、快手的直播卖货能力以后让我真正感到了一丝绝望,我感觉我对现在的短视频行业一无所知,在公众号内容电商之后我基本不再去细单个的流量点,而着眼于组织的搭建和管理以及项目的整体推进上。

但是那我总觉得一定还是要摸一下短视频的尾巴,于是我开始研究VLOG,视频博客自2012年开始在youtube上开始只有几十个博主,截止到现在有几十万个博主,尤其是欧阳娜娜,虽然演技一直很浮夸,但是视频博客确实做得不错,在整个华语VLOG圈甚至YOUTUBE里都非常出名。

让我对于这种流量小生天生心生厌恶的我竟然耐着性子看了她三四期视频!

欧阳娜娜的VLOG流量非常大

本次拍摄我采用的是大疆的osmo pocket,为什么要额外买这个设备呢?原因主要为以下几点:

1.手机直接拍摄视频抖动会很厉害,但是手机云台支持防抖的智能云台不是很多,还有旅行创作不是很方便;

2.额外买微单、单反也还是需要买云台,对于整个旅途的舒适感会降低很多。

于是我就拿着小小的设备开始开启了我的回家之路,拍摄的视频就像之前你所看到的,大疆的效果让我这个初级拍摄者非常满意,拍出的素材在小屏幕上就看起来非常好。再配合上云台和摇臂可以轻松在第一和第三人称

视频剪辑方面因为上大学的时候就有一些PR基础,所以PR变成了我的首选项,但是PR对于初级使用者并不是那么友好,同时字体、字幕、调色以及一些转场都是需要手工去调,这无疑提高了作为内容趣味性吸引粉丝的短视频拍摄门槛。所以我个人比较推崇手机APP的编辑软件以及MAC自带的imovie如果这些没办法满足Final Cut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在我把视频剪辑好之后,先给做短视频做得比较好的兄弟们看了一下,被大佬们痛批了一顿,大佬们的一件非常中肯,尤其是最后关于拍摄剪辑复杂程度和内心期待值的观点(写公众号也是这个心态)。

不出意外我的第一个视频没有火,但这并不影响我接着在空闲时长是短视频的心,我会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再多拍几个VLOG。

同时也必须说一下,目前抖音给大多数人开放的1min视频权限没有办法完全承载常规VLOG的信息量,抖音目前在做的5min视频内测则从某一方面说明了VLOG以及类似的视频记录形式将会在未来的两年内成为主流。

也许有人会说,看视频的人都是吸收的碎片化知识,档次没有看书的高。

但是从我的角度可以深刻的感觉到,目前短视频已经彻底的改变了信息的分发方式,同时也变了公众的信息接收方式。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内贸还是外贸,视频以及视频电商将会成为绝对的主流。

最后祝各位新年快乐,也祝自己抖音可以破一万粉丝。